网红带货“黑产”遭曝光!李佳琦月入80万背后,是赤裸裸的三无产品

在镜头前化个妆、开个美颜,你就能成为月入几十万的“带货女王”。


日赚斗金的美妆博主背后,到底是哪些人,在为这些产品买单?


说到现在全网最火的网红,“口红一哥”李佳琦绝对是妥妥的带货王。


直播5分钟,就能卖掉1000只口红,随便一款产品,只要一经他推荐,就能卖到全球断货。


甚至有人调侃:什么都不怕,就怕李佳琦“Oh my god!


可见,“口红一哥”的带货能力实在之强!


QQ截图20190910173500.jpg 网红带货“黑产”遭曝光!李佳琦月入80万背后,是赤裸裸的三无产品 网赚资讯


虽然并不是所有的网红都有李佳琦这样的带货能力。


但有句老话说:在风口上,猪都能起飞。


铺天盖地那么多网红,没有个个月入80万,也基本上赚了个盆满钵满。


随便打开一个直播软件,都能看到一堆妆容精致的小姐姐“唾沫横飞”在疯狂安利,有些和李佳琦一样,推荐的是YSL、雅诗兰黛、兰蔻国际知名品牌。


有一些,则是所谓的“好用的平价替代。”


这其中,便夹杂着一些“三无产品。


令人惊讶的是,这些“三无产品”的销量,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。



她们拎着爱马仕铂金包,

告诉你几十块的平价替代真好用



最近,央视曝光了“网红带货猫腻”


这些活跃在短视频首页的“带货”网红们,拥有大量关注度,和动辄几百万、上千万粉丝。


他们随便发一个短视频到平台上,就能获得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粉丝,几分钟就能卖出六、七十万元的商品。


堪称“行走的赚钱机器”。



这些美妆博主平时发起照片来都是马尔代夫的海滩、手里拎着的都是爱马仕的铂金包、LV的限量款,甚至一对用来搭配的小耳环,也动辄几百上千。


但是,她们推荐起化妆品来,却时不时推荐“几十块的平价替代。


“天呐,这个颜色太好看了!和YSL斩男色一摸一样!”


“这个粉底一整天都不脱妆!油皮亲妈!用了这个以后我的DW直接闲置了…”


……


而在她们疯狂安利的直播镜头的背后,却静静躺着一只又一只价值几十万的包包…


利用网红们的影响力,只要是她们推荐的,就会有一堆人跟风去买。


毕竟在镜头里,照片上的她们是如此的光彩照人,而她们推荐的“好物”又是如此平价。


似乎只要买了网红同款,就能立刻变白、变美、变瘦,成为网红2.0了。


但只要仔细翻翻她们的微博评论,几乎都能看到有粉丝评论用了推荐的东西长痘烂脸的。对于这些负面评价,很多网红用一句“每个人肤质不同,我只推荐自己觉得好用的。”一笔带过。



她们不会告诉你,让她们更美的根本不是什么“平价好物”,而是我们看不到的白花花的人民币。


被这些“平价好物”欺骗的,只有不知情的消费者。





微博、小红书......

有人的地方,就是卖货的天堂



不知从何开始,小红书已经悄悄知乎,一跃成为互联网平台“炫富”主战场。


打开小红书首页,满眼都是爱马仕、兰博基尼、300多平的海边别墅……



光是图还不够,往往还得配上文字,再秀一把。


比如上图的兰博基尼的博主就“轻描淡写”的配上了文案。



这满屏的奢侈品,让人不得不怀疑自己是否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,拉低了人均年收入……



无独有偶,除了小红书、短视频也早已成为了网红们晒旅游、秀生活的场所。


与此同时,网红们也不约而同的“带起了货”。


小红书禁止卖货,不少人只能通过私信分享来“做生意”,而某短视频平台可以附带链接之后,简直成为了网红们的“带货天堂”。


一边直播一边卖货,短短两分钟便能完成购物,还省去了中间商赚差价。


但是,这中间,却没有人对产品的质量作出保证。


短视频仅仅提供一个平台,并不对产品做审核,于是,这里便成了“三无产品”蔓延的温床。



央视曝光的视频中,一位90后女孩就买了某平台爆款眼影,本以为是正品,没想到不仅仅是三无产品,还退货无门。


除此之外,还有人表示,可以在上面买到国家明令禁止销售、贩卖的针孔摄像头。


显然,网红卖货已经触摸到了法律边缘。


但如火如荼的“带货之风”,似乎并没有要停止的样子。





几分钟赚六七十万:

究竟是江湖上的传言,还是营造出的神话?



在央视曝光的网红带货黑产中,记者假装成要合作的商家,亲自暗访了一家新媒体公司。


该公司员工表示,他们公司好的网红,几分钟就能卖六七十万的商品。


这样的暴利,吸引着无数心怀梦想的创业者们前赴后继。


小胡便是其中一个。



看到新闻上说短视频卖货现在很火,对互联网几乎一窍不通的小胡毅然投身了这一行。


在合作的新媒体公司指导下,他算了一笔账。


一件商品,厂家进货是10元,一般定价100元,利润90元。


这其中,平台广告费30元,再除去进货成本、快递成本,每单预计收益40元。


整个交易过程,公司负责进货、联系广告、而小胡只需要发发快递,算算钱就好,听起来十分轻松。


想到几分钟就能卖到几十万的货,小胡心动不已,立马就投了5万元。



但让他没想到的是,广告效果并不好。“几分钟卖几十万”在他这里根本不存在,更多时候,他一件商品都卖不出去。但该付的广告费一样得付。


更荒谬的是,到后面,一单下来,要支付给广告公司的价格竟然超过了产品的售价。



卖69元的东西,广告费达到了80多块。


也就是说,每卖出一件,小胡就要赔十几块。


简直相当于被卖了还给别人数钱……


等到小胡意识过来,想要退回剩下的广告费时,才惊然发觉:合同里早已写明,广告费一经支付,不再退还。


像小胡这样的年轻人还有很多,想要借着风口起飞,却没想到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
事实上,新媒体公司宣传的“几分钟就能卖出几十万的货”本身就充满了水分。


记者暗访时,对方公司员工很“坦诚”的表明:数据肯定会做一点。



刷单,早已成为了业内心照不宣的秘密。


很多网红的粉丝量并不是真实的,大部分都是靠刷单刷出来的。


而平台为了培养一些大V,也会进行不定时的强制塞粉,推一些人出来,网红公司联合平台一起,“默契”的营造出了网红带货的盛世。


借此吸引更多像小胡这样心怀梦想,想借此创业致富的经营者入围。



结语



网红带货,听起来前途一片光明。


但在人们看不到的地方,实则充满了“水分”。


是谁在为这些“水分”买单,是平台的忠实用户、是这些网红大V们的粉丝、是我们这些被蒙在鼓里毫不知情的消费者……


光明正大的带货挣钱,并不可耻。


但希望网红们,能在把钱挣了的同时,多一点良心。


“带货”,我们欢迎。


但三无产品,我们绝不买单。
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